四本已经完结的玄幻小说每本都堪称神作让你彻夜不眠念念不忘云南

编辑:凯恩/2018-12-23 22:44

  哈喽,大家好,最近很多老书虫都在抱怨书荒,作为一个老书虫,小编也是很明白大家的感受。所以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四本已经完结的玄幻小说,每本都堪称神作,让你彻夜不眠念念不忘。

  精彩内容:不怒反笑,显然已经达到了愤怒的极点,怒极反笑。 黄晖远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愤怒,这,这个小畜生竟然在自己出声之后还敢下手,难道他不怕死吗。是玄辰不怕死吗,不,不,就引玄境后期的黄晖远怎么会是同为引玄境后期玄辰的对手呢。“小子,你自行了断吧。” 黄晖远摆出一副施舍的神情,似乎他让别人自杀是一种慷慨。当然是慷慨了,至少在黄晖远心中是这样认为的。毕竟相较于生不如死,能够自杀岂不是一种奢侈。让我自杀?呵呵。闻言,玄辰面露不屑,讽刺道,“怎么,这就是黄家的大长老。遇到我这样的小辈居然不敢出手。”周围的人和贺海听得这话全都一愣,卧槽,什么情况。不敢出手?搞笑的吧,搞笑的吧。那老头只是自以为是的认为对你动手会有损他的威望罢了,怎么到你的口中就是不敢出手了,真真让人无语啊。而在黄晖远身后的几人,其中一个青年人,大约二十岁的样子,却是忍不住了,居然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上前一步,对黄晖远请缨道,“黄长老,就让我来解决那个小子吧。” 看了看眼前的青年人,黄晖远心中想到,眼前的青年人为引玄境中期,况且还是吴家的人,而那个小子再怎么看都才十六岁,无论怎么修炼能达到引玄境都是不错了,那由引玄境中期修为的青年人对付这小子岂不是手到擒来,而一旦获胜还能增加黄家的威望,于是笑着道,“好,记住要温柔一点。”说话时在‘温柔’二字上特别照顾。

  精彩内容:江离做了一个梦,梦中他来到一个古怪的空间深处,到处都是落英缤纷,鲜花盛开,一个高大的白衣男子端坐在树下,神『色』和那干尸一样,似悲似喜。一股意念传递到达了江离的精神深处。“天外邪魔侵略我世界,我等奋起反抗,终于不敌。携带瑰宝大梦心经,逃脱大难,到达此处,但油尽灯枯,大限在即,就地坐化,以等有缘。此大梦心经乃我世界之无上修行之法,万万不能落入天外邪魔之手………..得到我大梦心经传承者,需斩尽天外邪魔,拯救我之世界。”整个梦境又是一变,展现出来了一个广阔的大陆,这个大陆前所未见,山川广大,地貌无穷,在这个大陆之中,人人都修炼武学,但是没有发展科技,好像古代。其中有许多人的生命力强大得不可思议,翻江倒海,飞腾变化。突然,天空似乎裂开了,整个大陆遭遇到了袭击,一艘艘巨大的战舰降临天空之上,许多身穿铠甲的人降落,在大陆上烧杀抢掠,当然也遭到了这个世界无上高手奋力抵挡,战斗在持续着,有的高手被斩杀,当然也有战舰被打穿……….这些身穿铠甲的人,似乎就是白衣男子口中所说的天外恶魔。

  精彩内容:这一间灵纹老店,名作天纹阁,其内部空间广阔,在店中珍贵的透明盒子之中,摆有各种除了灵纹老店外难以寻到的入阶灵纹,且数量挺多,身,丹,药,三种灵纹,都存在。在透明盒子之中,镌刻着一个又一个微型法阵,这是为了让入店的人不能随意触摸或带走。盒子中的灵纹旁边,还有各种各样的写着灵纹功效的小纸条,林天放眼望去,最不起眼的一枚一阶灵纹,竟然也标价三千黄金。 这是一枚体灵纹,作用是:“一定限度的提高武者中脉修行的速度,使其真元运转速度更快,且真元更加雄厚。”林天早已在得到黑色珠子之后,就已经踏入了凝脉期,开启了第一条主脉中脉,但面对拥有这种良好效果的体灵纹,他却丝毫也不动心。在之前与林小波有关灵纹师的对话之中,他意外的彻底的觉醒了关于那个大能灵魂碎片之中的灵纹师记忆,也知道了一些有关于灵纹师的知识。其实,一枚灵纹,如果被烙印在了武者的身上,那么几乎就只能伴随其一生了。云南11选5而且有些武者的身体,某些部位根本无法烙印灵纹,如果过早的在身上能烙印体灵纹的地方烙印了的话,根本就得不偿失。

  精彩内容: 此时沈落躺在地上,气息微弱,无奈的吐露着鲜血,好像一条干涸的鱼,慢慢的停止了挣扎,脸上泛着濒危的死气。真的要死了,没想到刚重生不久,还没来的急享受人生呢,又白白丢了性命。 胸口处的冰凉让他一阵恼火,这个该死的婆娘竟然这么狠,打他一个措手不及,直接摔下了火车,还在临走前给他补了一刀!这样倒没什么,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凭他的伤势也坚持不了多久,他可不相信罗虎他们能及时的救援,在他们前脚没到,我就嗝屁了吧,沈落想着。 可那该死的婆娘你能准一点吗?难道是受伤手抖了?还是恶趣味?匕首直接插到胸口中间,差一点就能捅到心脏了,能给我来个痛快吗?我艹!这时的沈落真是欲哭无泪,只能慢慢的感受着消失的力气还有渐渐暗下的视野。不久,一片黑暗袭来,顿时失去了意识,眼睛一闭,沈落就死掉了。 突然,一道巨大的生机从戒指上传来,瞬间涌遍了沈落的全身,让原本的躺在地上的尸体一阵颤抖,随后,沈落突然睁开了眼睛。竟然诈尸了!幸好没有人看到这一幕,不然肯定会吓得屁滚尿流,飞窜逃走。“我艹!我艹!我艹!”不明情况的沈落连续爆了几个粗口,慌忙的站了起来,哐当一声响起,匕首掉在了地上,但他毫不在意,而是往身上的伤口摸去。“竟然好了?”沈落惊骇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