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本男主非常霸道的军婚言情小说内容太精彩就算熬夜也要看!:幸

编辑:凯恩/2018-11-19 16:05

  1.《军婚撩人》挂了电话,陈瀚东眼中闪过一抹深思,像余式微这种长得好看脾气又好的女孩子,学校肯定有很多男孩子追的。而那些刚从高中升上来对大学抱有美好期望的半大小伙子,肯定是满脑子的风花雪月,受电视剧的影响肯定会穷追猛打。这整天溺在一起,难保不会生出点儿什么事来。当然,他根本不把那些没见过人间疾苦的小男孩儿放在眼里,他只是觉得,得给余式微找点儿活干,不能让她有时间想别的事情。其实余式微心里比他更纠结。这个骑着自行车一直跟着她的男孩子是他们班的团支书,叫于小伟,为人热情又诚恳。人家看她一个人走着就好心要载她一程。可是陈瀚东还在后边看着呢,她哪里敢。就一直摆手拒绝。可是于小伟同学执着的很,还说我不怕麻烦,你也不用觉得麻烦之类的。余式微被他吵得头痛,也实在不忍心拂了他的好意,硬着头皮坐了上去。双手也不敢去抓他的腰,只能牢牢抓着车垫子下面。这个时候已经快十一月份了,大清早的也算是秋风瑟瑟,余式微怕冷就又穿了件线衫外套。可是于小伟,竟然还只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骑着自行车下坡的时候,呼呼的冷风迎面灌了过来,将他的t恤吹的鼓鼓的。余式微又想起了霍沥阳,他也是这样的阳光开朗。过了一会她忍不住问到:“你不冷吗?”风声将余式微的声音吹散,于小伟只听到一两个音节,他回头问她:“你说什么?”余式微正要再说一遍,车子后座却猛地颠簸了一下,她吓得一把就抓紧了于小伟腰间的衣服。于小伟急忙回头抓紧车把手控制好车子的方向。自行车歪歪扭扭的行了一阵之后,按照原来的轨迹继续行走。于小伟嘘了一口气,然后大笑了一声:“刚刚只顾着和你聊天忘了看路了,你没事吧?”余式微连连摇头,想起他看不见又急忙说了一句:“没有。”于小伟嘿嘿笑了一声:“没事就好。”到了教学楼前,于小伟去车棚把自行车停好,余式微就站在出口处等他。“小微!”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余式微回头一看,夏子苏正站在她后边探头探脑的往里边儿看,“你在这儿干嘛呢?”“我在等团支书。”余式微指了指车棚方向,刚好于小伟停好了车正朝他们走来。“咦,难道你们?”夏子苏暧昧的眨了眨眼。

  2.《军婚有喜》慕照被他身上冷漠的气场逼的倒退一步,讥诮着:“你这么有本事,为难我一个小女孩做什么?你说他通敌叛国,证据在哪?凭什么?”盛熙修幽深的看着她,目光垂落在她的右手臂:“你自己就是活体HV的携带者,你说凭什么?”“那我为什么还活着?”,慕照疑议。“因为他在注射HV之前,给你打了特殊抗体,所以你体内的HV病毒直到现在还是潜伏休眠期,暂时起不到危害。”慕照心肝一颤,潜伏还休眠期?什么鬼!那感情,她随时都会见阎王?慕照黑溜溜的狐狸眼水澄水澄的晶亮,回神:“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一不缺权,二不缺钱?”盛熙修俯身逼近了一步,“男人的野心,你懂什么?”眼前的权和钱在那男人眼底不过是一粒尘沙,廉价的微足不到。他要的是权和钱!但,是权倾朝野的权;富甲天下的钱!男人靠的近,慕照鼻端都是他身上清冽好闻的气息。这种时候,她的心肝还能心花怒放,心悸泛滥,真的不是她定力问题,是这男人太美味。她吞吞口水,耳根子有点红:“我要懂男人野心做什么…我不管,既然问题都说开了,按照你的意思我还是受害者呢,你更不应该抓我了…求求你,看在三天前你强了我的份上,行行好,放了我吧。我保证对您的禽兽行为既往不咎,真的!”盛熙修目光幽幽深深的,低哼:“你这么说,对得起那晚你爽的那么多水吗?”慕照身子一僵。她自认为她的脸皮铜墙铁壁,已经足够厚颜无耻了。但跟男人一本正经的耍流氓相比,她真是纯洁的小白兔。慕照终于怒了,“你臭不要脸!”盛熙修看着面前气的通红的小脸,“你要脸,那晚你穿成那样爬我的窗?”慕照…大脑出现了断痕,有片段的失忆!她有点心虚,因为她不确定在她重生到这具身体之前,原主是不是真的在爬窗。男人一改审讯室的刻板严肃,此刻哪哪都透着放肆。他往前走一步,慕照就往后退一步:“你…你…胡说八道,不可能!就算是我爬窗…那也不是…找你的…有可能是…找我如风哥哥的。”对,就是这样!盛熙修皱眉,刺骨的眸子黑沉沉的。

  3.《军婚蜜宠:慕少霸妻汹汹》名欢整个人连着大毛巾落入水中,毛巾打湿了,沉重无比,她慌张地划水的时候,毛巾就散开了。她啊地一声惊呼,伸手抱住自己,身体却往下沉去,池水咕咚咕咚地往她鼻孔和耳朵里灌,吓得她惊恐地睁大了双眼。“你个傻瓜,因为害羞,连命都不要了吗?!”慕擎琛愤怒地冲上去,将她从池水里拎出来。名欢因为刚才的惊险而被吓得牙齿不住打架,“求你,我真的不行,改天再学,可以吗?”慕擎琛本能地就要说不行,他的决定就是军令,从来都不会撤消,可是她的样子真的好可怜,让他不忍心再逼迫下去。他蹲下身,一手揽住她的肩,一手环过她的腿,将她抱起来。“你干什么?”她如惊弓之鸟般紧张兮兮地缩着身子。她都这样了,他该不会还想惩罚她吧?!慕擎琛微怒地拧了下眉头,“小东西,我在你的眼里就那么坏吗?”只要抱起她,她就会惊呼,好似他要害她一样。“也没有。”不是很坏,是特别坏!名欢暗暗在心里补充。“你最好尽快适应我的存在,因为我们已经结婚了。”他可不想以后的婚姻生活因为她对他的恐惧而失去原有的幸福。名欢弱弱地哦了一声,垂下眼睑,暗暗腹诽,他那么可怕一个男人,恐怕她这辈子都没办法适应。好在他的新鲜劲儿应该不会持续太久,她应该很快就能从这段仓促的婚姻中解脱出来。慕擎琛只围着一条浴巾走进别墅,名欢的身上也只盖了大毛巾,名欢身上还布满了新旧颜色不一的草莓,她忍不住担心会被女佣看见。结果,女佣的眼睛整齐划一地像对他们俩失明了般,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名欢这才松了口气。“还不错,知道收拾行李。”走进卧室,看见她的小行李袋,慕擎琛满意地点头。这个小东西虽然倔强了点,却还是识时务的,行李都带来了,看来是安心要在帝宫住下了。他把她放到柔软的被子上,拉开她的行李袋,检查都拿了些什么东西。“你平常就穿这些垃圾货吗?”慕擎琛嫌恶地拎着一件纯棉吊带裙。垃圾货?”名欢躲进被窝后,感觉自己安全了才抬眼看他说的垃圾货,顿时不满地反驳,幸运28在线预测!“这哪里算是垃圾货了?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品牌女装,花了三百多块呢!”

  三本男主非常霸道的军婚言情小说,内容太精彩,就算熬夜也要看!以上就是小编文章看完了,不要急着走,起码加个关注或者留下您宝贵的评论嘛,小编这厢有礼了,弯腰鞠躬90度。欢迎围观评论哈!